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陳楚生《綠動》:不做作,才能招人喜歡

這年頭,唱歌不做作的人越來越少,有的連吉他的弦都按不在位置上,只要往那一杵,頭髮蓋著一只眼,再加點猙獰的表情,哼哼兩句音都不一定准的調調,配上幾句無病呻吟令人費解的歌詞,這些攢在一起,就敢叫“憂鬱王子”,您還別說,真有那小姑娘喜歡的死去活來的,我就納了悶了,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模樣也不錯,穿的也像回事,那是經歷過多大的挫折合痛苦把自己給折磨成這樣了,難道是我老矣?

說正題,之所以剛才羅嗦這多,那是因為今天要說的也一位抱著吉他演唱的歌手,陳楚生。欣賞他的原因:簡單,自然。

新EP《綠動》讓我們看到了陳楚生的另一面,以往我們都認為他只會,或者說只適合安靜的唱歌,但同名的標題曲《綠動》卻讓我們認識了一個充滿活力的陳楚生。歌曲傳達的是一個環保的主題,這首歌和很多類似主題的作品也有很大的不同,不是那種沉重的?喊,告訴你如果再不愛惜地球,你就怎麼怎麼著,這首歌更多是從未來的角度正面的告訴你,如果每個人都加入環保的行列,未來會更美好。樂隊化音樂元素的加入,讓他的音樂更加多元和立體。不過整首作品歡快的節奏也無法掩蓋歌者的憂鬱本色,這似乎也預示著,雖然未來是美好的,但環保之路任重道遠。

《她們》是一首很能代表陳楚生風特色的作品,你一聽就知道是他的創作,歌者運用他擅長的對生活的觀察作為歌曲的素材,是一首旋律上口,歌詞樸素的上等之作,但個人覺得第二段副歌結束之後緊接著的高八度哼唱與前奏的女高音哼唱,有些畫蛇添足之嫌,破壞了歌曲的唯美意境。

EP發行之時,正趕上了畢業季,《想念》無疑成為了今年畢業生們的主打歌之一,這讓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首校園民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歌詞當中也有一些共同的提及,例如“煙”、“女孩”等等,不知道這兩首歌的歌詞是不是也映射的當今社會的發展呢?以前的煙是要“分”著抽的,歌詞中唱到的是“分給我煙抽的兄弟”,一個“分”字,把哥們之間那種情感表達的淋漓盡致,而現如今“抽煙”貌似和吃飯一樣普通,“還記得我們一起抽煙嗎”這個疑問句得到的答案會不會是“你說的是哪一次?”。而當年漂亮女生頭上的“發帶”也早已不見,“還記得我們曾經說過的那位漂亮女生嗎”這個疑問句得到的答回答該不會也是“你說的哪一個?” 吧。個人覺得這首作品第一段A段到副歌之間略顯突兀,應再有2個樂句情感的遞進進入副歌,歌詞的部分缺乏些細節的描寫,且校園生活中太多的點滴沒有抓到,多次重複同樣的歌詞,有浪費好旋律之嫌,不過較長的尾奏也給了聽著足夠的想像空間,可以讓聽著自己去回味。

如今,認真創作和演唱的歌手不多,陳楚生作為其中之一,希望今後能有更多的優秀作品問世。
返回列表